<track id="mnam3"><div id="mnam3"><td id="mnam3"></td></div></track>

<track id="mnam3"></track>
    <track id="mnam3"></track>

    <track id="mnam3"><div id="mnam3"></div></track>
      <bdo id="mnam3"></bdo>
          <option id="mnam3"></option>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手機版

          參政議政平臺 郵箱登陸

          當前位置: 首頁>會史縱覽>名人軼事

          《昌言》 尋記

          發布時間:2020-12-17     來源:

          放大

          縮小

           ?。ㄗ髡邽槊襁M金華市委會會史研究會主任)

            要讀懂一個黨派,必先讀懂黨派的歷史;要讀懂黨派歷史,必先讀懂創建人的思想;要讀懂創建人的思想,必先讀懂他的作品。中國民主促進會的創建者之一馬敘倫先生,有大量的學術著作留世,也有大量的政論文章存世。這些政論文,大多針砭時弊,反對內戰,呼吁民主,具有很強的革命性。查其政論文,多發表在《民主》《周報》《文萃》等報刊。2015年筆者草就《馬敘倫133篇政論文值得一讀》,其中說《周末幾個社會主義者的反戰論》等6篇,“發表于《昌言》1946年5期、6期”。對此,民進中央會史處的老師提出異議,認為《昌言》實際上只出了二期,不可能有5期、6期之多。由于手頭均沒有《昌言》期刊的原件或復印件,各會史文章又多語焉不詳,筆者只得“旁敲側擊”,力圖“復原”《昌言》辦刊的真實情況。

            查“孔夫子舊書網”《昌言》創刊號拍賣記錄,主頁上介紹說,《昌言》,主編:馬敘倫。出版單位:昌言雜志社。出版日期:1946年5月4日。在拍品描述中,拍主留言:查相關資料,此刊只出到1946年6月,6月號即為終刊號,實際上只出了兩期。又查大型私立公益圖書館“雜書館”官方網站:《昌言》,出版者:昌言雜志社;出版地點:上海英士路300號;創刊日期:1946年5月4日。該館收藏有二冊,一冊是創刊號,一冊是六月號。

            查《中國新聞傳播史》(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方漢奇主編)第八章第一節“抗戰后新聞統制下的民營新聞事業”,有“馬敘倫主編的綜合性學術雜志《昌言》,1946年5月4日創刊后一個月即被國民黨當局勒令??敝?。查論文《民國期刊的整理與開發研究——以吉林省圖書館典藏創刊號為例》(《圖書館學研究》,2019年8月,作者陳楠),在其“發行時間少于3年的期刊”中,表格第38號記錄:“《昌言》,起始年1946.5.4,主編馬敘倫,期刊性質:中國民主促進會主要成員出版的刊物,提倡民主。時限:兩個月。創刊地點:上海?!?/p>

            對此,《馬敘倫》(群言出版社,2014年10月,盧禮陽著)第357-359頁有較為詳細的介紹:1946年4月初,馬敘倫在中國科學社的一次茶話會上倡議,于五四運動紀念日出一份綜合性雜志,刊名暫定《星火》。5月4日,以馬敘倫為“編輯人”的雜志如期發行,正式刊名選用《昌言》?!恫浴吩驴瘍H僅辦了兩期就被迫告別讀者,因為申請材料送交社會局,隔了多日后,局方以私人名義致函“資方某君”(可能是曹惠群),退還申請文件,并稱“不如不出罷”,申請“不會許可”。盡管雜志社已經請了好幾位法律顧問,可資方嚇得“小了膽,縮了回去”。后來上海市政府以“未經登記”為由予以查禁。

            從以上查到的資料看,《昌言》確曾只出過兩期?!恶R敘倫133篇政論文值得一讀》草稿里“發表于《昌言》1946年5期、6期”實系誤記,“5期”應是指1946年5月出版的創刊號,“6期”當是指1946年6月出版的“六月號”。

            前幾日購到復印本《昌言》共兩期,大喜過望?!恫浴返姆饷?,分上、中、下三部分。上部分居中從右至左“昌言”兩個手寫醒目大字,不知其是否出于馬敘倫之手,待考證?!安浴庇覀葹樨Q排“創刊號”或“六月號”,左側為豎排“馬敘倫主編”手寫體。中部分為豎排的目錄,鉛字宋體。下部分漫畫一幅,有圖有文。最下一行從右至左是一行手寫字 “昌言雜志社刊行”?!皠摽枴钡纳喜糠挚拖虏糠致嬘蒙鶠榘导t色,目錄部分為黑色;“六月號”的刊名和漫畫用色為黑色,目錄部分為紅色。

           

           

            刊內正文有介紹欄。從右至左依次是:綜合性學術雜志 昌言 創刊號(或六月號)(每冊五百元),三十五年(指民國三十五年,即1946年)五月四日出版(“六月號”為三十五年六月一日出版)。編輯人:馬敘倫。發行人:曹惠群。出版者:昌言雜志社,上海英士路三〇〇號。印刷者:中國科學公司,上海中正中路六四九號??偨浭厶帲河老橛^,上海福州路三八〇號,電話九二二一三。分售處:龍門聯合會局,五洲書報社,百信新書局,中國科學公司,廣益書局,生活書局,東亞書社。

            《昌言》創刊號刊登的文章有:馬敘倫《昌言發刊詞我們這個刊物叫做“昌言”》(1-3頁),嵩友《原子炸彈創造宇宙》(3頁),倫(即馬敘倫)的兩篇社評:《人民的血汗》《還都以后》(4頁),胡繩《中國需要怎樣的憲法》(5-10頁),文孚《國內政治的三大問題》(10-11頁),胡今《工潮與物價》(12-14頁),硯廬《二次世界大戰的戰費》(14頁),子敬《從公審陳逆公博說起》(15-17頁),沈志遠《戰后世界新民主體制之瞻望(上)》(17-20頁),張若達《從伊朗到西班牙》(21-23頁),鄭振鐸《作俑篇》(23-25頁),曹梁廈《注意國家的一個重要資源》(26-29頁),曹仲淵《科學家的典范》(28-29頁),唐弢《路》(30-31頁),韓北屏《望夫謠[詩歌]》(30-31頁),鳳子《荒村夜投宿》(32-33頁)。社評《還都以后》要求政府立刻還人民“自由平等的民主”的權利;《人民的血汗》揭露南京“國民大會”會場耗資七億元之巨的真相。胡繩《中國需要怎樣的憲法》明確提出要一個“保障人民所已爭取到民主利益”“針對專制集權政治的傳統,掃清它的余毒”“明確合于中國現實的需要”的憲法。文孚《國內政治的三大問題》指出,東北問題、國民政府改組問題、國民大會問題是現在存在的三個大問題,“國內政治氣候的惡劣,到今天已經不能再壞了”。胡今《工潮與物價》提出,上海爆發的洶涌澎湃的工潮,是“戰后整個中國經濟混亂、政府腐敗與民生憔悴”的反映。其他如沈志遠《戰后世界新民主體制之瞻望》、曹梁廈《注意國家的一個重要資源》等文章,都緊緊圍繞時局展開論述。

            《昌言》六月號刊登的文章有:馬敘倫的三篇社評《威信都要顧》《一切不顧》《只顧主權》(2-3頁),宦鄉《一月時事述評》(3-5頁),非昔《新戰爭在美國》(6-10頁),《“喂,華盛頓,你別接錯了龍頭!”:[畫圖]》(10頁),沈志遠《戰后世界新民主體制之瞻望(下)》(11-14頁),傅彬然《當前我國的民主教育問題》(13-15頁),馬敘倫《周末幾個社會主義者的反戰論》(16-21頁),陳守實《中國封建社會發展法則中之寄生層》(22-26頁),秉志《人類身心后期之發展》(25-28頁),李健吾《喜劇的大無畏精神》(29頁),喬峰《無根萍》(30-31頁),郭源新《變》(31-36頁)。這期“社評”《威信都要顧?》《一切不顧》《只顧主權》三篇一個系列,馬敘倫針對東北接收問題,引述合眾社華盛頓電——美國眾議院裘德建議“暫時由聯合國托管中國東北,直至和平與秩序復時為止”——用一句話予以辛辣的嘲諷:“東北主權呀,你真是個世界絕色的美人,大家都愛上了你!”宦鄉《一月時事述評》,敘述風云變幻的政局,巧妙穿插評論,述、評結合,不露聲色地宣傳了中國共產黨的觀點。據盧禮陽老師介紹,類似體裁的文章,在整個解放戰爭時期非常流行,具有特殊的價值,《昌言》采用這樣的專稿體現了馬敘倫與中共方面合作的步伐邁得愈加堅實自如。馬敘倫自己還發表《周末幾個社會主義者的反戰論》從“戰”“斗”“爭”幾個字的本義說起,列舉孔丘、墨翟、孟軻、宋钘以及老聃、莊周等人的政治主張,以古喻今,傳達人民大眾反內戰爭民主的正義要求。散文《無根萍》的開頭談的是植物知識,中間卻穿插了大革命時代上海武裝工人在閘北的戰斗場面,以及在“一·二八”淞滬抗戰期間,閘北一名青年遭日寇慘殺的回憶,最終歸結到民眾爭取民主、制止內戰的強烈呼聲,同樣刻畫出反對內戰的主題。

            抗戰勝利之初,國統區新聞界掀起了多次爭取新聞自由的“拒檢運動”浪潮,國民黨當局不得不口頭上給予人民言論、出版的自由權利,上海民主進步力量先后創辦了《文匯報》《周報》《民主》等報刊。但到了1946年,國民黨當局發動內戰決心已定,新聞統制進一步強化,發布控制新聞輿論、迫害進步新聞事業的“密令”,取締一切對反動統治不利的新聞傳播活動。在享有“中國新聞事業中心”之稱的上海,遭國民黨當局迫害和摧殘的報刊為數最多。馬敘倫主編的《昌言》,出刊兩期后即被國民黨當局勒令???;唐弢、柯靈主編的《周報》,鄭振鐸主編的《民主》,也分別于1946年8月24日和10月31日被勒令???;上?!段膮R報》《新民報》和《聯合日報晚刊》三家報紙在1947年5月24日同一天被國民黨查封。

            《昌言》創刊號有意選擇5月4日與讀者見面,是因為“五四”是“中國新生命的‘黃道吉日’”,“五四”的精神“并未消減”,并且“永遠很抖擻地存著”,“在我們心坎里活動著”(《發刊詞》語)。使用“昌言”這個刊名,也是在當時國家內憂外患的情景下,民主人士要說出“良心上要說的話”“無黨無派的老百姓要說的話”,并且“毫無顧忌”“直言不諱”“昌言無忌”。然而,《昌言》僅兩個月就夭折,恰恰反證了國民黨當局嚴密封鎖新聞出版自由的無恥。

          作者:邵發明     責任編輯:吳宏英
          Copyright 1996 - 2020 www.fldno2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中國民主促進會
          免責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主編信箱
          京ICP備05026319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17823
          亚洲AV男人的天堂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