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mnam3"><div id="mnam3"><td id="mnam3"></td></div></track>

<track id="mnam3"></track>
    <track id="mnam3"></track>

    <track id="mnam3"><div id="mnam3"></div></track>
      <bdo id="mnam3"></bdo>
          <option id="mnam3"></option>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手機版

          參政議政平臺 郵箱登陸

          當前位置: 首頁>民進藝苑>文學作品

          新的美學陳述,新的時代任務

          ——讀章聞哲《文學彼岸:從花間派到峭巖詩歌》

          發布時間:2021-01-22     來源:夢溪 詹研

          放大

          縮小

            導讀:章聞哲的《文學彼岸:從花間派到峭巖詩歌》由團結出版社出版,引起了讀者關注。吸引我們的是“彼岸”與“花間”這兩個詞,“彼岸”是怎樣一種境界?這個籠統的概念,包含許多想象空間;“花間”與軍旅詩人峭巖又有怎樣一種淵源?這兩個問題可能是我們閱讀章聞哲新著的一般動力。

            我一直在尋找一種獨特的評論文本,既在傳統審美維度上給予適當的關照,又能超離此維度,以純粹的哲學精神詮注對象,本著發現新美學的希望而給人以新的啟迪。姑妄言之,當代許多文藝評論家在這方面做得比較保守,從文學史看,新文化運動以來,確實經歷了文學的堪以辨識的派系演進,諸彩紛呈,不能說沒有變化,沒有進步,這說明了新的審美與新的美學一直在誕生與更替,并被文論界所發掘。盡管如此,當我們問及一個派系主要的文學主張,或者審美原則,這時候,我們可能依然缺少明確的答案。諸如中間代詩流派,究竟倡議了什么,不甚明確,它只關注了一個群體的創作現象,或者發掘了一個年齡段對于創作本身的特征注釋。在具體的評論中,并沒有人認為某個文本真正超越了以往時代,帶來新的文學形象與精神。這種否定式的保守,多少使得我們不能馬上發現,新的美學存在于何處。我們必須承認,同時代的人多多少少具有相似之處,因此在審美境界上不可能有較大的分歧,這也造成我們無法看到“新鮮的東西”,或我們對同時代的產物保持著“平視精神”——這不能不說是時代使然。因此,尋找我在開頭說到的那種文本,亦是時代的任務。

            近日,章聞哲的《文學彼岸:從花間派到峭巖詩歌》由團結出版社出版,引起了讀者關注。吸引我們的是“彼岸”與“花間”這兩個詞,“彼岸”是怎樣一種境界?這個籠統的概念,包含許多想象空間;“花間”與軍旅詩人峭巖又有怎樣一種淵源?這兩個問題可能是我們閱讀章聞哲新著的一般動力。

            事實上,章聞哲并沒有明確指出“彼岸”所在的具體位置。而是談到了一個歷史遺留的概念:純詩。在社會主義文學史上,文學向來強調其為革命服務,為新文化、新社會之創建準備的實用主義功能。中國新詩發展至今,最顯著的一個分歧就是詩的政治性與政治疏離性。所謂“純詩”,在不嚴謹的通俗層面,即意味著離開政治。峭巖作為一名軍旅詩人,他對于這兩者顯然始終保持著一種調和的意愿。在一定程度上,作為詩人,秉持對詩的熱愛,峭巖事實上亦有一種“純詩主義”的傾向——章聞哲指出這一點,并且質疑了“純詩”本身作為陳述某種理想的概念恰當性。詩人峭巖頗希望章聞哲從一種“解除政治術語”,歸于田園般甜蜜、醇和、明凈的氛圍中去闡釋峭巖詩歌,這個希望顯然沒有被評論者認同——章聞哲敏銳地看到了“純詩”的模糊性,事實如此,并無真正的純詩與非純詩之間的樊籬?!盎ㄩg”作為宋代學術名詞,在本書中的作用,正是用來說明“純詩”的政治背景。由于這種背景,“純詩”同樣是一種政治抒情。章聞哲以哲學方式闡述了峭巖作品在一種“純詩”與軍旅精神之間不斷的語言運動,思想運動以及他想要超脫兩者樊籬獲得真正的書寫自由的意志。同時,說明了這種運動與歷史文學派系“花間派”之間的象征關系。

            無疑,書題中的“彼岸”,既是歷史文學的追尋對象,亦是當今詩人們追求的對象,這個對象的終極法則在哪里,地點在哪里,本書盡管比較強調峭巖詩中的時代使命甚至國家使命,但并沒有確認這就是“彼岸”。無疑,書題中的“彼岸”指的正是文學于歷史上顯現的“追尋”行為本身所關旨的那一并無終極顯現的對象,“彼岸”恰恰是從這種“追尋”當中,論證當中,揭示它自身的存在與意義的。在另一種闡釋語境里,章聞哲以“綠色”這一峭巖詩中突出的意象作為與“彼岸”遙相呼應的概念,綠色涵蓋了田園、軍旅精神與“純詩”乃至青春這樣的對象,作為詩歌的意志,或者文學的意志,既包含對政治抒情對象的文學化自覺,亦包含對于無斗爭的桃園景觀的永恒的追索。這種在峭巖詩歌當中突顯出來的既矛盾又統一的彼岸精神,顯然是章聞哲重點闡述的對象。這一對象,姑妄言之,實際上也是章聞哲本身作為詩人兼文藝理論家的自我使命中所追索的,并包含巨大哲學熱情去推演的魅惑之地。這種魅惑即“純詩”對本能的召喚,以及人類“有為”原則對惰性的拒絕之間,究竟在何種情況下才屬于一種有機的、生態的話語和實踐范圍——這一問題本身的魅惑。這種魅惑,在最后,通過“一個國家重要的美學陳述”這樣的主題,揭示它本身對于國家之下的柏拉圖式審美理念與邊沁式的功利主義原理的拷問,揭示它在這種拷問形式中試建立合法化與恰當化的峭巖文本的崇高性,對于本書闡述目標的傳統與反傳統獲得彼此統一的策略化論證。

            章聞哲對于“純詩”的反“機械或本能的附和”,對于軍旅精神下的詩歌文本的哲學化再演繹,以及她對社會主義美學的一種概念性探索,都可讓我們領會到一種“新美學”本身的理論魅力,以及一種新的批評精神對于當下批評現狀的一種藻雪功能??梢哉f,我在開頭所提到的那種“尋求”——無疑在《文學彼岸:從花間派到峭巖詩歌》這里,獲得了一定的回聲。

            2021.1.9

          作者:     責任編輯:張禹
          Copyright 1996 - 2020 www.fldno2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中國民主促進會
          免責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主編信箱
          京ICP備05026319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17823
          亚洲AV男人的天堂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