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mnam3"><div id="mnam3"><td id="mnam3"></td></div></track>

<track id="mnam3"></track>
    <track id="mnam3"></track>

    <track id="mnam3"><div id="mnam3"></div></track>
      <bdo id="mnam3"></bdo>
          <option id="mnam3"></option>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手機版

          參政議政平臺 郵箱登陸

          當前位置: 首頁>民進藝苑>文學作品

          劉朝俠:記憶中的色彩

          發布時間:2021-01-27     來源:

          放大

          縮小

            讓我不加思索地說出兩種色彩,即是月白和水紅,因為是童年喜歡的顏色。它們雖然在色譜中可以是明確的色彩,其實又是不可限定,極具精神性的色彩。

            泛著淡藍的月光之白,讓人想到月夜和月光照亮的庭院與村莊。水紅不僅僅是淡淡的粉紅,無論是紅色的布料還是其他紅色的東西,放到水里都會更明麗。這樣的色彩在國畫中還有很多,讓人浮想聯翩,感覺到事物的美好。比如桃紅、海棠紅、石榴紅、櫻桃色、銀紅、緋紅、胭脂、茜色、嫣紅、殷紅、酡紅、鵝黃、櫻草色、杏黃、秋香色、柳綠、玉色、雪青、丁香色、藕荷色……這些色彩關聯的事物,能喚醒溫柔的情感和內心的詩意。在這種意義上,每一種色彩都不是單一的色彩,而是包含著深刻的個體感受和豐富的人生經驗。

            每個人童年時眼中的色彩都是神奇甚至神秘的,隨著成長,現實越來越把人引導到單一、確定、乏味的事物上,必須給難以言表的感受以確定的表達,從此人生變得越來越現實,越來越沒有趣味。

            記憶中,晚上油燈的橘黃,兩塊破碗片打出的紅或白的火星,熏粉條和紅薯的龍黃幽蘭的火苗,各種植物芽蕾的嫩紅或嫩綠,傍晚時分不同的甲殼蟲閃著熒光的赤橙黃綠青藍紫,小雞小鴨絨毛和喙柔嫩的顏色,母親染土布時顏料逐漸化開的美妙,石榴籽晶瑩的紅色,茄子的清白、醬紫,冬瓜帶絨毛時泛著霜白的淡綠,雨后花葉翠紅欲滴的嬌艷……都成為我繪畫時用色的來源。童年畫畫,能用幾種簡單的顏料調配出很多色彩,又能把幾種色彩糅合成一種有趣的色調。無論淺淡,還是鮮艷的色彩都能給我帶來繪畫的興奮和沖動。

            我喜歡觀察樹木花草,尤其是各種幼小的動植物。沉迷于觀察黎明和傍晚的天空,其色彩的絢麗與微妙的變化不可思議。夜晚由湖藍變為寶石藍、群青、黑藍色的夜空,其浩瀚的靜美,常常讓我仰望良久。初中時,傍晚放學經常迫不及待地爬到房頂上畫落日和云霞。也曾試著畫夜空,所以我特別喜歡和理解梵高的星空。

            文學藝術從根本上講,出自經驗和感受。藝術和科學、學術有所不同,本質上是“心理的”“心性的”。

            光線和事物交相輝映形成的色彩如此奇異,包蘊萬有而又瞬息萬變,感受并捕捉到這些“色彩的童話”,能編制出藝術的云錦。

            2020年4月9日

          作者:劉朝俠     責任編輯:張禹
          Copyright 1996 - 2020 www.fldno2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中國民主促進會
          免責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主編信箱
          京ICP備05026319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17823
          亚洲AV男人的天堂在线观看